最终这意义是何?

究竟还要怎样自取其辱?

当生命结束的时候,我只有一丝苦笑?

那所追求的,只是幼稚的笑话?

我们这些独立的个体,脱去肉体,难道便没有了灵魂?

倘若彼此只是过客,那便谁都拥有过谁,但谁也无法拥有谁。

这种痛苦只是属于我吗?

死去,如果便是灰飞烟灭,我们的七七八八也太过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