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一切都是错的,要么一切都是对的。

只有自然是完美的,我们只是组成这完美的那些不完美的部分。

我们确定我们执意追求的是终极的幸福,而不是终极的苦难?

痛苦,来自于对最本质的怀疑和不解。

放弃,而无解法,只是为迎接下一个痛苦打开了门。

不知是释迦摩尼思考成果的精湛,还是我对其它法门认知的有限,至少他提供了一个极可用的理论。

人生没有终极状态,即便死亡,也是其中的一个过程。

终极的认知,有生之年我能到达百分之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