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无法饱食的时候,一片面包便能囚禁我。当无法温暖的时候,一把干草便能囚禁我。当筋疲力尽的时候,一方平地便能囚禁我。当渴望性的时候,一个形状便能囚禁我。当需求情感的时候,一眼回眸便能囚禁我。当需求认知的时候,一纸文字便能囚禁我。

我们因为诞生为人而为人。我们使用人的各种能力生存在这世界。当我们的认知脱离开所谓的动物的时候,对自我的存在和其意义的好奇便开始了。

我们仿佛是被设计成人的样子,仿佛是被投入到这个设计好的世界。我们按着设定的规律处理着自身和环境的变量产生出唯一的应变,甚至包括基因的变异。

我们需求着温饱与性,那是我们维持和延续生存的本能。我们有着喜怒哀乐的情感,那是我们对生存策略的评定工具。我们有着对认知的渴望,那是我们对更佳生存策略的追求。

我们建立了人类社会,使用各种政治和经济机器来维持其稳定。我们建立了科学,来探索这个世界,总结理论化并应用那些可贵的规律。我们发展出了宗教,来辅助解释那些简单而却是未知的东西。

千言万语,实难穷尽。

从诞生的那一刻,生命便是这宇宙本身规律的一部分了,我们惊叹,而不惊奇。我们的终极问题似乎正将被慢慢地解开。而我们的囚牢们,是否会随之慢慢坍塌?

那一天,我将死去,作为一个人类。为了自由,为那感动过的一生,为那一同感动过的生命,解散的肉体和散播的精神是我还给世界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