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希望完美,可能我希望宇宙回到大爆炸时刻。。。如果大爆炸是对的。。。

分子水平的记忆问题应该是神经科学里数一数二的难题。

远古的人开发出了神来抽象和解释各种未知。

精神,总在愉快地自由飞翔后受限于睡眠与死亡。

现今科学,要凭空打鸟成功率太低了。。。

小时以为科学家知道的东西最多,长大了发现可以确定的是科学家不知道的东西是最多的。。。

研究的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