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我们无忧无虑。

我们在干硬的田里奔跑,欺负一切碰见的小动物。

我们在同学家过夜,父母备好饭菜,我们谈天说地到深夜,又早早地起来爬山。

每当周末,我们总是策划着出游,总是会叫上女生,能溜进去的景点,我们总是想方设法溜进去。

我们聚餐中总是会叫上酒来,虽然还未觉得酒好喝,但总是端着半满的酒说,是朋友就干了。

我们去更远的地方游玩,对世界好奇无限,品尝着各地的美味,欣赏着各地的美景,享受着纯真的友谊。

终于,我们天各一方了,看着迅速翻过的日历,忽然发觉原来已近而立之年。

工作,房子,车子,孩子,一下子都塞进了日程。

于是,总是回忆,那曾经无忧无虑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