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因何而哀,又因何而乐。
或许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一切似乎都已经被预设好了。
只是经常在哀和乐之后,感到无比的空虚。
我认为这空虚来自于对存在意义的怀疑与无知。

作为社会生物,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为周围人所影响。我们的思想,价值观和世界观,都在旁人的影响下慢慢长成。尽管不愿,但我们还是近乎自然地继承和发扬了很多糟粕,并自以为是,并因此迷失。而这是便是我们最大悲哀的源头。

人需要目标,目标有远大有渺小,而真正起支撑作用的乃是存在意义,或许不同人不同理解。之所以有不同理解,只因人对存在意义的认识是不同的。而我也没有把握去否认所有不同与我的存在意义。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一滴水或许可悲,它可被蒸发,可被分解,可被吸收,可被污染;但是作为水,万物都离不了她,实为上上善。或许以此来类比比较牵强。不过我为大道即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