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店开张

5 Comments

终于开张了。最近太累,早上还是早起不来。八点四十五打了个的赶去新店,发现已经开了。门口摆满了花篮,撑起了红拱门。还真有那么点味道呵呵。今天同条路上居然有四五家开张的,据说日子很不错~~~可惜一直下雨,生意还是受了点影响。希望以后一天比一天好~~YY下,某年某月我店里的美女们都当上分店经理,我则到处聊聊天收集收集情报指导指导工作。。。嘿嘿

不会哭的男人

1 Comment

都说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至少有两层含义。一,男人要足够强壮,啥东西都能轻拿轻放。二,男人要足够牛X,该拿就拿,该放就放,高兴,痛苦能埋在心里的就埋在心里。

这样,超过半数的人类就是超人了。

事实是这世界上没有超人。于是就有了男人哭吧不是罪。但是当长成到男人时,我们竟已经被磨去了哭的本能。哭,到底是为啥,怎样才能哭?沉默便成为我们唯一幸存的最接近于哭的表达方式。女人,理解我们为何沉默吧。当我们凝视远方,当我们低头不语,其实我们在哭。

无题一

Leave a comment

两边是急流的光影。我闭上了双眼。背后长出一副翅膀。我,竟能飞翔!

晚上看了一个老友的日志。说他看上了某女孩,又萌发年少的爱恋之心。可喜可贺啊。人就算是单相思也是能获得幸福感的。但可惜的是我最近这方面啥感觉都没有。和与我同命的人干杯。

晚上xx推荐我看了个她朋友的博客。内容写的是最近的中法关系。我浏览了下。人的思想与判断往往会被自己的感情所左右。我也不例外。不能好好解除的误解只会使偏见越来越大。有时大家只是懒得主动。就如,魔兽里lm是想赢zc的,但是往往没人指挥;就算自己也经常只是混混,懒得去指挥,明知那样效率会高很多。。。

晚上看到新闻又提到老头杨和他的少妇老婆。我不能理解他们的爱情。但我绝无恶意。只是有个疑问,同睡的时候那气味是否能忍受。其实我也希望80+的时候能搞个20+的女人睡睡。不过那得建立在我的思想始终停留在20+的水平。实际我正在超越20+。但这种行为或者现象必然是难以被社会广泛认同和接受的。因为这不平等。我们20+的男人的猎物被80+的抢走了。这就好比魔兽里一个70级的去抢20级的怪那样另20级的郁闷。。。当然这问题远比这复杂。这里只是列举我的一小个观点。有人预言所2090年人类就发现了长生的秘密,或许到那时,这问题才更具有研究价值吧呵呵,老头杨真是前卫~~

前两天在南门桥上来来回回的经过,老看到一个小女孩在那翻跟斗,地上放了个碗。有几次冲动想下去问她爹妈在哪。。。但脚始终没从油门上放下。冷漠啊冷漠。就算鄙视自己无数次,那惯性思维还只是可怜一下,认为问题太普遍,同情只会助长那“行业”的发展。。。哎,虚伪。

沙滩,浪花,落日,餐桌。。。海底,游鱼,光影,手势。。。沙漠,绿洲,骆驼,水壶。。。山顶,星空,弯月,帐篷。。。旅馆,电视,红酒,避孕套。。。一切的一切,一个人有趣吗?

自然不复杂,自然不出错;我们复杂,我们犯错。

终于,我明白所有的敌人竟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My only enemy is myself!

在外喜欢穿新衣服,在家喜欢穿旧衣服。其它呢?

人是阶级动物。这“阶级”适用所有。自觉不自觉,会属于某阶级。这是否属于以前某人经常批评的偷换概念呢?

表达不够明了。过程太过冗长。目的,只为哄你上床。

神在扔下锤子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它对人类来说太大。一下砸了一大片。

荷尔蒙积累过多时,产生了邪念,究竟是荷尔蒙的错还是人的错呢?当然是人的错,有人说,这就如酒后驾车,酒没错,人有错。但问题是,这“酒”不是我喝到肚子的,而是肚子它生产的。。。

我对你的爱无法说清。不是因为爱得不“理性”,而是因为爱得太盲目。

发表观点,通常是为了得到人的赞同。这就好比原始社会你想吃熊掌鼓动大家一块打猎那样,如果是蜗牛肉就大可不必了。而人家反驳你,是因为人家想吃的可能是鲑鱼肉而已,或许他/她只吃蜗牛肉。。。

我不是名人但并不代表我说的不是名言。但问题是名言是指有名的言论。没人知道,何来名言。

我的灵魂寄居与此。这躯壳不定漂亮,但我的灵魂漂亮啊~~也许只是吹牛,因为没人看得到。。。

女人在公众场合会因为她的孩子而倍生勇气吧。有生物护卫本能,也有转移紧张内心的掩护。

我在游戏中拿到了一个泡妞的超强道具,使劲的广告找妞,获得的只是男人的咨询,“哥们,哪掉的”。。。靠,这道具真的用来泡妞的吗。。。妞在哪啊?

文字说得含糊,隐藏在后面的思想,时间久了自己都忘了,何况本来就不记得的别人呢。。。

文字多了,时间久了,自己都懒得看了,何况比自己更懒的别人呢。。。

又去了趟义乌

Leave a comment

又去了趟义乌。。。发现那些批发的人真的好赚啊。。。老板都应该富得流油。。。新的小商品城旁又盖了新的小商品城。。。义乌太牛了。。。

上次去完发了个感叹给某人,这次去完想想也没人对自己的感叹会有兴趣,省了一毛钱~~~物是人非物是人非。。。自己都非掉了。。。

这次有个小发现,成人性用品居然是属于化妆品的。。。在化妆品区看到了恩家卖这个的,男女用品齐全,还有真人模型。。。里面全是老外在讨价还价。。。

回家时恩困恩困,连开了两百公里都是强打精神的。。。感觉人脑还是很强啊,本能好用得很,稍微走神,车子一偏,立马能惊觉。。。

小时的误解

Leave a comment

从小到大,总觉得“中庸”是个贬义词。。。不知道大家是啥想法。研究了点四书五经后发现,不偏谓之中,不易谓之庸。中庸,是个很褒很褒的词!

在想,圣人究竟是咋样的,在对待异性问题上是不是和我们俗人有啥不同。因为最近老看到新闻,某某某人,咋咋咋的,啥啥啥样。按那些人的社会地位,对待私人问题似乎“应该”要如何如何的。但事实是,十男九色,唯一的那有病。。。上次和一朋友聊起,她说女人心里也不见得多“纯”。其实,俺是早想通了,只不过年幼的时候觉得所有的女人都是纯的一塌糊涂的。不知女人是否有同感,以前觉得男人纯的一塌糊涂。。。

以前总觉得,人一上了年纪,思想就想开了,很多事就不多再计较了。实际,最近发现一个人思想的开悟程度和他/她的年纪实在不存在一个正比关系,甚至也不与其所受的教育程度所从事的工作性质所处的社会地位成正比关系。。。究竟和啥最相关,还需继续研究。

小时候以为,一个人很强很强。现在觉得,一个人可以很弱很弱也可以很强很强。

以前觉得,任何事情都可以说明白,任何人都可以彻底的沟通。现在明白,要把任何改成某些,把可以改成可能。

前些天觉得,以后要是能成为一个智慧的老头,给某些人开开窍,解解困该多有趣。。。而这是我以前鄙视的。

从前幻想,人的寿命无限长多好,能做很多很多想做的事。但现在想想,假如改不了那一放再放的惰性,无限又能咋样,不能立马着手做还不如设个期限,让人有紧迫感的好。更何况无限还有诸多我们拥有有限的生命的人所不知晓未预料的麻烦。

枯燥的文字交流

Leave a comment

交流单靠文字,实在会造成恩多的误解。没有语调,没有表情,没有接触。。。总之,枯燥得很。人们更多的是靠自己的心情、经验和直觉去判断对方的意图。而这终究避免不了很多的误解。单靠短信和即时聊天工具进行交流,最终只会让人们不断疏远。。。至少让相恋的人。

刚想明白了个事。人为啥会无聊呢?。。。。因为没人聊天!简直佩服死祖先了,随便一个词都造得这么有哲理。

搬运工

Leave a comment

这两天在老店和新店之间来回穿梭,充当起了搬运工呵呵。来来回回地开着,发现乐清还是有不少美女的,以前都没发现~~~过几天就开张了,还是有那么点激动哈哈~~

昨天又做了个长梦,很有意思的说。先是在某学校,住到了女生宿舍。。。然后和两个人在云上爬。。。似乎在躲避什么,不过还是都掉下去了,三个人拉着巨大的布充当降落伞,甚至还感受到零下的温度,最后掠过跨海大桥降落到海里。结果被抓了关到监狱里。。。做梦真是享受啊~~~梦里的体验和活动范围真是太多太广了~~~

落满尘埃的的小树

2 Comments

下楼吃饭时,看到院子里的一棵小木本。上面新长出的叶子又翠绿又干净,油亮亮的;而下面的叶子则很深,覆盖了厚厚的灰土。忽然感觉和什么很相似。

刚出生的人,一尘不染。慢慢长大,尽管逐渐看到了社会的真,感觉自己不会有那么俗的一天。当上了年纪,看透了,看清了,就那么回事了。等老了,什么都没了。它也是那般。新发的嫩芽,纯洁无暇。新发的小叶,尽管落了些微的埃尘,仍旧养眼。去年的叶子,幽绿,附满尘埃。老去的叶子,先是逐渐枯黄,然后落地。只要没有意外,它会朝着阳光的方向使劲向上生长。新叶,一般比老叶站得高。。。

社会,人,可以拿它做比喻吗?

那尘埃是什么?是社会的环境,是不纯的思想?
那阳光是什么?是大众的利益,是内在的欲望?
那意外是什么?是战争,是不幸?

我们是棵普普通通的自然生长的树,还是被特意种下的一棵呢?

我们一再地对自然表达感叹与赞美,却找不到答案。但也许某天,我们找到了各自的答案却忘了赞美与感叹。

写完,想起慧能的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又一梦

Leave a comment

我们是士兵,在山上。忽然有人跑来说,敌人来了。我们赶紧隐蔽,观察着山下。果然来了一小撮“黄军”,为首的也发现了我们,朝我们扔来手榴弹。。。扔到我们旁边,下了一跳,但仔细看这手榴弹的引信恩长。。。我果断地跑过去一脚踢了下去,刚好踢到敌人首领脚边。。。结果那一小撮敌人全被炸飞了。。。这时我军展开了大反攻,使劲地朝山下射击。看到旁边的哥们操着机枪,子弹成十厘米的光柱般砸向敌人。我好奇的靠近一看。。。靠,是根水枪。。。

这时我们来到了旅馆。我手里还拿着两把手枪,因为怕走火,研究那个锁定键,郁闷的是没个什么“lock”字样的说明。。。老板娘根据我们来自的省份不同把我们分到不同的房间。。。前面两哥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个在等。这时来了一群小孩,拿了一包的蚂蚁放在地上。。。不知咋地包就破了,中间一个软体动物不断地向外分泌粘液,蚂蚁都不敢靠近。我心想,这可是值得研究的好材料啊,刚想凑近瞧瞧,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女人就抢先蹲到了我前面。。。然后指着那粘液说,看都是它下的蛋呢。。。仔细一看,好多啊,透明的一颗一颗,然后她说,快看还都孵化了。。。看了半天没觉出来。老板娘一脸奸笑把我分配到一个房间。心想,肯定条件恩差。。。跑到房间一看,发现还很漂亮,装饰得很好,三个房间连在一起。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正在看墙上的画,忽然发现身边什么东西在动,瞟了一眼,居然是被子里有东西在动。。。

过了一天,我们下楼了。一美女一帅哥还有我。到了门口,忽然发现我光脚下来了。。。于是跟他们说回去拿鞋。跑回去时却找不到房间了。下面的等不耐烦,我就在上面说你们先走。继续找房,这时上来恩多的人,进入不同的房间,而这些房间也比我昨天的要破旧很多。跑了二楼,三楼,终于发现自己的房间在四楼。心想外面下雨了,应该搞双拖鞋,结果没有,只好穿了个普通的鞋。外面雨好大啊。路面上水都有五厘米了,也不顾那鞋了,就乱走了。上到一个很陡的坡,水像瀑布那般下来,心想这咋上的去。忽然又转念想,不试试咋知道啊。于是往上走,结果很轻松就上去了,一点都不滑。

晕,写着写着,感觉是个春梦。。。

有趣的梦

1 Comment

估计都快十二点了。。。做了个有趣的梦。我在一个非常现代的建筑群中游走。金碧辉煌,连地上都能影出倒影。。。路边还有三维广告,一个半透明的女的在那走来走去,我还试了试从她身体穿过。奇怪的是这么漂亮的地方人却很少。参观了一会,忽然传来战争的警报。我跑阿跑,坐上了一辆车。导弹不断飞落,背后成了一片废墟。车从一座长廊下穿过,一根根柱子像立交桥柱那样粗,我们穿过的时候旁边的柱子刚好被炸断。。。黑了许久,切换了画面,这时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躺着还盖着被子,不在路上,却在高出路面的类似堤坝的狭窄平台上快速移动。就这样枯燥得过了好久,前面一下子来了好几“辆”类似的东西,从我身边擦过,感觉破旧得很,像是乞丐的。为了躲避,只好使劲地往边上靠。也许是到站了,也许是掉下来了,我下到路上收起了被子,垫被和一点行李,感觉像个乞丐。走了一会就到了路的尽头,虽然前面还有路,但是到我这横断了似乎,我坐在那。忽然断面底下冒出了个穿黄色袈裟的和尚,长得高大魁梧,似乎还长了白色的短发。回过头来看我,说了几句话,他身边又出现了一个穿黑衣的道士,笑笑的,留着黑头长胡须,以及三个穿着深色长裙感觉很典雅的美女,同样朝我微笑。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我就醒了。

Older Ent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