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所以有悲哀,正如天之所以有黑夜。黑夜尽是不好的吗,黑夜尽是令人恐惧的吗?倘若不是,悲哀又有患。

黑夜的月在初升时最美,哀人的悲在初起时最痛。当皓月当空时,浪漫的感觉不再;当疼痛到久时,代替的是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