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渐信佛道 并非无因 未足二七 便常登高深思人生之意 不觉十多年后 仍了无所得
不见淡然纯真之心渐长 却见执着非念之心渐生
蒙眼未开之时 敢问何为真实 何为虚妄
世不倡佛道 俗喜而追从之 谓佛谓道乃迷信
大道不昌 非道之过 实世人迷惰之罪
 
思吾今生梦中之奇数多 与此记载之
吾年八岁 仍不明死生何为 外公过世那夜 吾竟梦于一沙漠中 公骑坐一骆驼 吾立且问之何往 他笑而答曰吾将远去 次日法事时吾不知哀哭 仍与朋嬉戏 奇一
时吾高中 一日午休 梦得一火箭起飞 有强力将吾精灵从身体吸出 及上身半坐时 但见吾之肉身血红块块 幸吾奋力回拽 灵方得坠回逃脱 醒来发现竟只睡过七八分钟 数日后 竟有同梦 奇二
大三之后 梦中时有压床 可感一混混之物于身旁 或左或右 或静或进 吾每每欲喊欲睁直至醒来 奇三
今年三月 吾梦得吾灵出游 穿墙而出 飞游于一外星船坞内 数日前有说与房东是否人之有灵 此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哉 奇四
初回家之第三夜 数梦一红衣魔女 屡屡惊惧 不禁次次心念佗佛 忽见得虚空中一金佛显现 金光不时闪现于其周身 由远及近 更见金佛尊容 不料此时吾心生疑惑 见那金佛拂袖转身 一飞鸟掠过 随之消逝 时吾梦中惊醒 睁眼 合掌 再念数次 是夜无梦 奇五
 
哈哈 莫笑吾之精神衰 才有是梦 莫笑吾之精神迷 才有是梦
世间之奇甚多 非俗可尽解之 非避可尽躲之 入世出世随缘 非可推之于老也
但愿悟道之心常有 行事之体常在 
 
吾意非劝信 亦非避世 实有感而发勤练笔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