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发现我老到以前自己认为可以被称为老的年龄了。而关键不是生理上的老,因为我看着甚至还和高中的我没有多大区别,而是心理上的老。以前那种被自己称为灵感的东西很少的出现了,留意身边精美运作的事物的心清渐渐的隐没了,想外出探险寻求未知的热情熄灭了,从小的雄心壮志也被无奈地磨灭了,一种被称为活力或拼劲的东西无意间成为回忆了,考虑问题都开始从可行性易行性着想了,就连美妙壮美的梦境也不常出现了。最重要的是,自己觉得自己老了。

理想,就像登险峰观美景。跌入低谷,是在攀登的过程中几乎人人都会碰到的情况。有人说跌入低谷是件好事,因为马上就能转而向上了。同意,但是好事的那种低谷并不多。大多的那种低谷旁边是一马平川。。。而回头看那落下的坡,似乎也失去了爬回去的动力,一是因为那里已经去过了,至少是路过一段了;二是因为它够陡峭,不然也不会从上面滚下来。。。再说好事的低谷。从坡上滚下来的一部分原因是爬的己近精疲力尽,所以看着旁边的高峰只能望而却步,走走平路放松放松也就走远了。另外,刚摔下来,受了伤,坐在旁边休息,却看到一群人蜂拥而上占领那高峰,看着看着也失去了攀爬上去一览美景的心情了。于是选择离开。。。但是,难保你就喜欢上了平原生活咧。就像大多数的文明起源于平原一样,你也就在平原上安居乐业,不再过山上猴子一般的生活了,即使有人强调那是美猴王一般的生活。如此看来,跌入低谷倒也不烂。

而我,现在算是又一次蹲在谷里吧,眼下要怎么走咧。二十三年的爬上爬下,看在人家眼里着实有点傻。但是又有多少人看到呢?走在平地的,视力不够,看不到。爬在山上的,重重阻隔,看不到。偶尔路过的,招呼还没打,便不知所踪,不知道是它掉下谷去了还是我掉下去了。蹲在谷里,四处张望,倒是看到不少表情各异的跌落者,还有些许匆匆路过的。唏嘘一下,继续上路。

常言一山还有一山高。现在明白为什么有如此感叹了,一是离山太近了,被旁边的丘陵挡住了;二是离山太远,被云雾挡住了。要发现高山,便要站在一个适合的位置;要靠近高山,便要很好的方向指引;要登上高山,便要足够的能力、体力和毅力。还要有运气。虽然大家强调什么都得有个运气,也就是要碰巧。但是没有那三个力,一直运着口气还真不容易。

刚跌入谷底,倒是能看到一番山上看不到的风景,那就是四处高高低低的都比这高,去哪都比这高点。于是,有些人便忍不住了,一路小跑着爬到边上一个土墩上吆喝。吆喝来一群人,便住下了,娶妻生子,再不敢下土墩了,因为给这一摔出了恐高症。

没摔过几次的和摔得麻木了的,嗤之以鼻,过来,路过。

而我,爬了好些个山腰,路过好数万个土墩之后,便坐下,翻开俺的小本子,写起了游记。。。